62歲大媽賣掉養老房,住進八百的出租房,直面子女:都是你們逼的

人生「難得糊涂」。

「糊涂」這個詞只有在經歷了人世間的風風雨雨之后才會漸漸地發現,糊涂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對待人生的態度,孔子提出的中庸,老子所說的無為,莊子所講的逍遙,墨子所想的非攻……這些似乎都與糊涂有關,這些似乎也都是糊涂的模樣。

糊涂是保持人生樂觀的一種方式,活得自在的一種方式,活得糊涂的人能夠面對自己的人生不驕不躁,看得開,放得下,心無所累,生無計較,容易得到滿足與幸福,不必過多的糾結得與失,不必過多的糾結好與壞,這樣的人生豈不快哉?

可偏偏有太多的人活得太清醒,活得太明白,活得太透徹,最后將自己活成了一個孤家寡人,成為了一個不幸福的人,就晚年而言,「糊涂」是維持幸福生活的基本,很多事情不要過分的清醒,不要過分的快樂,往往能夠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反之則會讓自己越活越累。

62歲大媽賣掉養老房,住進八百的出租房,直面子女:都是你們逼的

講述人,62歲的薛大媽:

「我租了個房子,以后也不用你們瞎操心了。」

這是我找好了出租房,付了定金,安排好自己的養老生活之后送給孩子們的一句話了,孩子們不理解,身邊人也不理解,因為在他們的眼里都統一的認為我的晚年是相當幸福的,我有兩個兒子,兩個兒子都十分的孝順,每次回家的時候都是十分的熱鬧,大包小包的一大堆的東西,總是十分的歡樂,雖然說我跟老伴早就失婚了,不過這卻一點不影響我的生活。

可是這些「表面」的孝順也只是給外人看的,其實中間的很多事情是我很難去與他人講述的,畢竟家丑不可外揚。

我是在55歲退休的,退休的時候一直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生活,生活在這麼一個小縣城已經幾十年了,也十分的熟悉自己的生活環境了,并沒有什麼的不適,反而覺得心里十分的欣慰,兩個兒子都是在省城工作安家,不夸張的說老家只剩下我一個人和一些所謂的親戚朋友了,我的父母也早早去世了,公公婆婆自打我跟老伴失婚了以后就沒有再過多的聯系了,以后的生活只是屬于我一個人的。

雖然說家里是兩個兒子,但是兒媳婦們懷孕的時候我都沒有特別的去照顧很多,大兒媳當初懷孕的時候我確實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去幫助他們,可是后來因為我需要工作,也沒辦法長時間的在他們家里住,所以最后是他們自己帶娃的,老二的媳婦當初懷孕的時候更是不需要我幫助,因為結婚之前兒子就跟我說過人家女方不愿意跟婆婆一起住,哪怕是在帶娃這件事情也想要請保姆,不想麻煩老人幫,其實我也明白,無非是因為婆媳關系,無非是覺得在一起生活會有矛盾,我也就沒有太多的勉強了。

因為這些種種的原因,其實我從五十歲到五十五歲這五年的生活一直都是我自己的,至于以后的養老事情,當時我的想法也挺簡單的,覺得自己一個人能住就一個人住,要是真的沒辦法自己生活了,到時候就搬去兒子家里輪流住,我有倆兒子,難不成還得為養老而發愁麼?

抱著這樣的心態,我開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

退休之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是在麻將桌上度過的,因為退休后一下子無事可做了,每天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手里每個月都能拿到三千塊錢的退休金,家里的存折上還有十來萬塊錢,再加上日常的開銷也不多,哪怕是有錢也沒地方花,所以我的心態也漸漸放開了,開始去打麻將緩解生活的無聊,雖然說打得也不多,但是那兩年光是打麻將就一共花了差不多兩萬塊錢,(我有記賬的習慣,尤其是在打麻將這件事情上,我不沉迷于打麻將,但是卻也會記賬自己的輸贏。)我還是能夠接受的。

后來又覺得打麻將沒有什麼意思了,就開始想著出去旅游了,甚至還嘗試過一次出國游,花了差不多兩萬塊錢,心里也是相當激動了,畢竟活了一輩子了都沒有出去看看世界,花多少錢我也覺得值得了,自打那一次之后就很少出去旅游了,也是因為大環境不好,沒辦法出去,又一次開始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生活。

因為有退休金,因為有存款,也因為自己一個人在家里的生活開銷不大了,所以兒子們陸陸續續地開始張口問我「借錢」,第一次是老大回家跟我說起來的,他說想要換房子,但是手里的錢不夠用,所以想要找我借點錢,兒子張口說出自己的困難了,我也沒辦法拒絕,所以就給了五萬塊錢,本來是母親幫助兒子是理所應得的事情了,可是老二知道這件事情了,沒多久也想著找我「借錢」了,倒是沒說買房子,只是說生活壓力大,孩子的開銷也大,手里沒多少錢,就想著讓我幫助一點,我也同樣沒拒絕,給了兩萬塊錢。

先后的兩筆錢說實話我也沒有覺得不合適,畢竟最后都是幫助兒子們生活的,但是從那時開始,我卡里的錢也不多了,只剩下了不到十萬塊錢,不過當時并未影響我的生活質量,因為我每個月的退休金也足夠我生活了。

但是好景不長,突如其來的一場病改變了我的生活。

年齡大了,不服老不行了,那一次出門跟別人跳廣場舞之后晚上回家的路上,沒有注意看路,上樓的時候不小心踩空了,結果把腿給摔骨折了,只能坐在輪椅上生活了,這也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這下自己不能生活了,只好搬進了老大家里,讓老大跟兒媳婦照顧我了,到這一步的時候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了,畢竟沒辦法自理,畢竟無法自行生活了,兒子們這時候給我養老也是應該的,況且我也沒想說要一直住在他們家里,只是計劃這兩年住著養養身體罷了。

但是住進兒子家里的生活并不順利,才開始的時候還好,大家都客客氣氣的,對于照顧我這件事情兒媳婦也沒有什麼不滿,可是住了不到半年的時間之后就出現各種矛盾,長時間的住在老大家里生活,無論是吃藥,還是去醫院看病,生活費等等,也都是他們承擔的,自然心里十分的不樂意了,大兒媳也趁機跟我說起了錢的事情,她希望讓我把每個月的退休金拿來幫助他們生活,因為之前換了房子,裝修也花了不少錢,每個月還有一些房貸,再加上以后要在他們家里養老了,總之說得很困難,我同意了,只是覺得自己現在每個月也不需要花錢了,吃飯什麼的也都是他們在忙,沒什麼花錢的地方,就答應了給他們。

至于之所以沒去老二的家里生活,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因為老大家里也沒說不愿意讓我住,老二家里也沒主動說接我過去,自然也就沒有搬過去了。

就這樣生活了兩年多的時間,我的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想著自己回老家生活吧,也就把退休金收起來自己用了,可老大跟兒媳婦這時候卻不愿意讓我走,說要讓我在這里養老,還說不放心我一個人的生活,害怕再次出現這樣的事情,老二跟二媳婦也是這樣勸說的,就在我覺得很感動,答應下來的時候,他們卻又說出了一個讓我十分憤怒的事情,他們兩家人幾乎是商量過的一樣跟我說:

「媽,您現在都六十多歲了,一個人住老家也不方便,況且你腿也不好,還不如就住在我們這邊了,我們兩家商量過,一家住半年,算是輪流給您養老了,您也不用操心以后的生活了,老家的房子有人最近想要了,都聯系物業了,因為是步梯房,而且還是五樓,能賣個好價錢不容易。」

我問他們:

「房子賣了以后住哪,錢怎麼辦?」

倆兒子卻說:

「房子賣了您就住我們這里,以后就跟我們一塊生活了,這樣的話我們也放心,您也放心,房子的錢咱們就平分了,我們現在的生活也有壓力,要是能有幾十萬的話,到時候生活壓力也能緩解了,您兜里也有錢,一大家子都過得舒坦一點。」

我又問:

「房子能賣多少錢?」

兒子說:

「差不多六七十萬。」

我沒有說話了,只是說考慮考慮,那晚腦子里都在尋思賣房子的這件事,細細地考慮過,他們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那確實是老房子了,還是步梯房,我家在五樓,上下樓確實這些年越來越不容易了,現在不管是賣六十萬,還是七十萬,最后都是給兩個兒子分了,這錢我也基本上不會拿多少,畢竟跟他們在一起住的話我就算有錢也都是幫助他們的,想到最后我突然覺得他們想主動給我養老并不是不放心我,而是想要賣房子的錢。

我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無奈,再次跟他們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說:

「房子不賣了,我還是回去住吧,跟你們在一起生活也不自在,現在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以后我多注意點就沒事了。」

可即便我這樣說,兩個兒子還是不愿意,執著地讓我把房子賣掉,然后來他們的家里養老,讓我有些生氣了:

「我這兩年沒少幫助你們,你們現在有多缺錢?一定要我賣了房子給你們錢?你們給我養老我很高興,但如果是為了分老房子的錢而給我養老,那我很不高興,沒錢就花點,我不求你們多孝順我,但是你們也不能一味的依賴我的幫助啊!」

兒子卻說:

「只是現在遇到了有人買,那塊的房子本來就不太好出手,況且還是步梯房子,咱們家還是在五樓,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買家,給的錢也不少,就趕緊賣了吧。」

眼看他們這麼的執著,我也沒辦法拒絕了,就答應了下來,只是賣房子的錢我只給了他們一家五萬,剩下的錢我自己留下來了,本來還想要拿著這筆錢去買個小一點的房子自己養老的,可一打聽之后才知道這錢根本買不起房子,買也只能買個環境沒有那麼好的,只能自己先留著了。

不過后來在兒子家里輪流住的日子確實不輕松啊,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不管他們的表現如何,始終都給我一種陌生的感覺,不是自己的家,住不習慣,有的時候還會鬧點矛盾,有時候想做點自己想吃的東西,都吃不到一塊去,實在是過得沒那麼開心了,無奈之下我租了一個出租房,付了一年的租金,他們不理解,一直怪我不懂得替他們省心,我憤怒的告訴他們:

「這都是你們逼的,我說我要自己回家住,你們非要說賣房子,非要讓我跟你們住一塊,我跟你們住一塊確實不方便,也幫不上你們什麼忙,你們也幫不上我的生活,我現在還能自理生活,我也有錢過自己的日子,我想了想還是自己住,起碼自由點,就這樣,我都租了一年了,等以后真正動彈不了了再讓你們給我養老吧。」

就這樣我還是住進了出租房,偶爾去他們家里住兩天,他們雖然心里不滿,不過我也不管了,我過得舒坦就行了,至于那筆賣房的錢,我還是自己收拾著,卡讓他們給我保管,但是密碼沒告訴他們,我之所以不想這麼早的就把錢給他們分了,是覺得他們太依賴我的幫助了,這樣不好。

現在在出租房住了幾個月了,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很多東西也重新置辦了,日子也一天天過著,還是多了一些滿足了,而我也不管他們是為了錢還是為了孝順才讓我賣房的,總之對于我來說,如今的生活怎麼舒坦怎麼來。

寫在最后:

看完薛大媽的生活經歷,其實也不難發現,很多老人晚年之所以過得不開心往往是因為沒有守住自己的生活,活得太明白了,計較的太清楚了,結果漸漸的忽略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需求,最后讓自己的生活完全的交給了孩子們,結果讓自己越過越不開心,越過越湊合,而薛大媽能夠及時的知道自己的需求,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及時的選擇新的生活方式,是值得很多人學習的,就像是薛大媽所說,生活怎麼舒坦怎麼來。

你們說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