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槍易擋,暗箭難防:人在社會學會看清3種人,表面善良是遮掩內心陰暗,及早認清及時遠離

有人說過,這世上最可怕的,并非是明著來的小人,而是你看不透的偽君子。

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小人再可怕,也僅僅是表里一致的小人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而偽君子再和善,也終究如同毒蛇一般。

在職場中,其實每個人都遇見過「偽君子」。

這些人,別看他們表面上特別和善。 可實際上,他們的善良,不過是為了掩蓋內心的陰暗罷了,虛偽到了極致。

對付小人,其實還好,至少我們知道他們是誰,也能夠快速制定策略。但對付表里不一的人,那就特別困難了,因為我們連他們是誰都認不清。

有一位希臘哲學家感嘆,人類看似簡單,可他們卻是大自然中最為復雜的生物。

簡單,僅僅是外表而已。而復雜,就跟人之內心息息相關了。那一顆小小的人心,蘊藏著巨大的能量,足以將人性最為虛偽的一面發揮到價值。

現實生活中,有三種人,表面的善良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陰暗,特別難纏,要做好警惕。

第一類人:見風使舵的墻頭草。

民間有一句俗話:「墻頭草,風往哪邊吹,就往哪邊跑。」

墻頭草般的人物,其實可以分為這麼三種,一種是投機取巧的弱者,一種是惡毒如蛇的陰險者,一種是坐觀成敗的惡狼。

這三種人,其實都特別可怕。

在職場的爭斗當中,有些人雖然很弱,但他就是喜歡到處「投靠」別人,而且還會惹來一大堆的麻煩。 在關鍵的時候,這些人溜得比老鼠還快,根本靠不住。

另外,就是過分狠心毒辣的虛偽者,別看他們到處奉承別人, 可他們有個特點,那就是「反噬」主人,容易做出反客為主之事兒。

三國中的呂布,就是這樣的人。只要看到別人有實力,就會認別人當義父。可是,只要別人一衰敗,就會取而代之,特別無情且可怕。

最后一類的墻頭草,我們可以稱之為「騎墻派」。 什麼是「騎墻派」呢?那就是習慣于坐觀成敗,然后落井下石的人。

無論在哪里,這些「墻頭草」式的人物都會層出不窮。而我們需要做好防備,不能讓他們鉆了空子。

第二類人:隱忍到極致的人。

在這個世上,有一種人最為可怕,那就是「隱忍到極致」的人。

為了小事而隱忍,那很正常。在生活面前,又有誰能不低下高貴的頭顱呢?一般隱忍的人,只能成就一般的事業。

為了大事而隱忍,那也很正常。 所謂「臥薪嘗膽」。為了成就一番事業,哪怕在別人面前暫時卑躬屈膝,也在所不惜。這種人,千萬不能靠得太近。

在這兩種人之上,還有這麼一種人—— 喜怒不形于色,且隱忍到極致的狠人。

很多人只要吃了虧,臉色立馬就會顯露出來,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喜怒形于色」的普通人。跟他們交往,問題不大。

反之, 有些人吃了虧,但依舊笑臉盈盈,面不改色,你也猜不到他在想什麼。這樣的人,往往危險到了極致。

就像隨時干掉主人的勾踐和司馬懿,又有誰能與之長久地共存呢?

這世上最可怕的,并非是隨時出動的老虎,而是一邊等待,一邊隱忍的狼。突然襲擊,這才是白眼狼最可怕的地方。

第三種人:臉厚心黑的偽君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都推崇「臉厚心黑」地做人質量。如果面厚心黑的人一多,相信我們不會活得安穩。

跟一個人打交道,誰知道他的 臉皮比城墻還要厚,無論你說什麼,他都不為所動,甚至還會對你放糖衣炮彈,并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擋的。

跟一個人打交道,誰知道他的 內心比煤炭還要黑,無論你怎麼應對,他都能做出讓你瞠目的事兒,毫無做人的原則可言。

就跟不倒翁一般,你不論如何罵它,不論如何針對它,它就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可是,在你進攻的那一刻,它卻借力打力,讓你措手不及。

劉備的臉皮足夠厚,所以克死了無數的上司。曹操的內心足夠狠,所以斬殺了不少人,坐穩了魏國的江山。孫權什麼都學到一點,所以把曹操和劉備都暗算了一遍。

別對那些偽善的人掉以輕心,所有的偽善,都是陰謀詭計的開始。

寫到最后對于「偽善」的行為,相信很多人都會認為,只有外人才會做這樣的事兒,親人絕對不會變得偽善。

這樣的想法,特別容易害了自己。 要知道,在人的劣根性面前,其實不分外人和親人。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好人或者壞人。這,就需要我們擦亮眼睛去觀察了。

但還是要說,人在江湖打拼,千萬不能太相信別人, 留個心眼給自己,留點防備給別人。如此,我們才能明哲保身,安全到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