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統一六國堪稱「千古一帝」,只因走錯4步就滅亡!可謂成也法家,敗也法家

秦始皇依照法家理論治理秦國,統一六國,稱自己為「皇帝」,俾睨天下,充滿超級自信。天下一統后,秦始皇又開始用法家理論治理全國,希冀秦朝存在萬世。然而因為對百姓的壓榨超過底線,秦朝僅僅存在 15 年就滅亡了,可謂成也法家,敗也法家。

秦代的這一制度,在后世運轉得怎麼樣呢?

公元前二二一年,三十九歲的秦王嬴政端坐在咸陽宮前殿。他面前擺了很多竹簡,上面是大臣們擬出來的許多漢字,他看了半天,提起毛筆,圈定了兩個字,一個叫「皇」,一個叫「帝」。

從此,中國的最高統治者的稱號,就從周代的「王」,變成了後來的 「皇帝」

從皇帝這兩個字,我們能感覺到什麼呢?

我感覺到一種撲面而來的超級自信。

皇帝這兩個字,「皇」字,取自「三皇」,「帝」字,取自「五帝」,所以是三皇五帝的合稱。「三皇」和「五帝」是神話傳說中的人物,是半人半神的人物。

神話傳說中的「三皇五帝」

秦始皇為什麼要叫皇帝呢?

嬴政自認為,他統一天下的功績,是「上古以來未嘗有,五帝所不及」。他認為他比三皇五帝都偉大,如果還像以前那樣叫「王」,不足以顯示自己的功績和偉大,所以要改一個稱號。

多了一個新稱號「皇帝」,嬴政放棄了一個舊的稱號「天子」。

我們知道,周王除了稱王之外,還自稱「天子」,上天的兒子。但是秦始皇從來沒有自稱過「天子」。

因為周代文化的一個重要觀念,就是天命觀,周人認為,統治者之所以能得天下,是因為有德行,上天把天下托付給他。如果妳干得不好,上天就要換人了,所以要接受天命。

秦始皇不接受這個理論,他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包括天。「天子」雖然好聽,畢竟是兒子不是老子,他不作兒子,要作就作老子。

一代霸主秦始皇

秦始皇還有一個作法和后世的其他帝王不一樣,就是他不立皇后。他認為,天下沒有任何女人能夠與自己平起平坐。

秦始皇還廢除了歷代都沿用的一個制度,叫 「謚號制度」

什麼叫「謚號」呢?就是君主死后,他的大臣們聚到一起,商量好給他一個蓋棺論定的稱號,來總結他的一生。比如周平王的「平」字,晉文公的「文」字,都是謚號。后世的漢武帝、隋煬帝,「武」字和「煬」字也都是謚號。「武」就是指武功很厲害,「煬」是指不守禮法,眾叛親離,因此謚號有好也有壞。

因為法家理論認為,人主獨尊,不可議論。臣子不能議論君主,部下不能議論領導,不論好壞都不能評價,因為妳沒有評價的資格。所以這種謚號制度,是大逆不道的。

西安臨潼區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沒有了謚號怎麼辦?怎麼區分不同的皇帝?難道秦朝的皇帝都叫秦皇帝?

嬴政自有辦法,他說:「稱始皇帝,后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窮。」我是第一個皇帝,所以叫「始皇帝」,接下來按數目字來,一世二世三世那樣傳下去,傳個一萬代,沒有問題。可謂具有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超級自信。

秦始皇為什麼如此自信?當然有他的理由。他認為他已經消滅了任何能威脅到他的勢力。

秦始皇的一生,就是從一個成功走向下一個成功。他登上王位后,首先打倒了權臣呂不韋,接著一個又一個消滅了六國。然后在全國開始推行郡縣制,每一樣都迅速取得了成功。

千古一帝嬴政

從自己的經驗中,秦始皇得出了一個結論:法家理論是天底下最厲害的理論,按照這種理論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所以統一天下后,秦始皇又開始思考依照法家理論治理天下。

法家理論的核心是皇帝一定要做到大權在握,防止一切大臣威脅皇權,防止各地百姓造反,因此圍繞這個核心,秦始皇進行了非常周密的操作。

首先,秦始皇把大秦帝國變成一個單純的郡縣制國家,不留任何諸侯,把全國分為三十六郡,一千多個縣,各地的所有地方官皇帝都可以隨時替換,因此地方上不可能分裂,不會出現諸侯爭霸的情況。

其次,秦始皇開始搞三權分立。中國的三權分立是世界上最早的,不過中國的三權分立和西方的不太一樣,西方的三權分立是為了制約最高權力,而中國的三權分立是為了保護最高權力。

「履至尊而至六合,執敲撲而鞭笞天下」

秦始皇在中央政府實行三權分立,設立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這三公,分別掌握行政、軍事、監察大權,讓他們相互制約,相互牽制。

在地方上也是三權分立的,秦代中央下面是郡,郡的長官叫郡守,此外還有兩個長官,郡尉和郡監。郡守相當于今天的省長,管郡里的文官。郡尉相當于今天的軍區司令,管郡里的軍事,他直接聽中央的命令,不聽郡守的指揮。郡監管監察和紀檢,用現在的話說是中央巡視組組長,也是聽中央的。因此地方上這三個職務不相隸屬,相互牽制。

秦代在郡之下,還設立了一層層的機構,郡下面是縣,縣下面是鄉,鄉下面是亭,亭下面是里。里是最基層的,相當于今天的行政村。里以下,十家為一什,五家為一伍,相當于今天的村民小組。小組里的人要互相監視,誰家里來了陌生的客人,就得去打聽。監視不到位,可能遭到連坐。

皇帝的權力可以通過這套系統,一竿子插到底。天底下任何一個老百姓,都被官僚體系嚴密控制,全國每一個角落,都處在可監控的狀態。

秦始皇兵馬俑局部

接下來秦始皇突然宣布,沒收民間一切兵器,什麼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都得上交,統一運到咸陽,鑄成十二個巨大的「金人」,金屬塑像,民間就沒有武器了。

接著秦始皇又進行了一項大手筆的建設。他在全國范圍內開始修高速公路,當時不叫高速公路,叫「馳道」,馬可以在上面疾馳的大道。當時的馳道網以首都咸陽為核心,從咸陽出發,向東一直抵達河北和山東,向南一直抵達江蘇浙江和湖南湖北。

馳道寬五十步,即今天的六十多米,建筑質量很高,不牢固的地段甚至要用銅樁加固基礎。之所以建設這樣一個高速公路網,當時不是為了發展經濟,「要想富,先修路」,秦始皇時候還沒這個概念。秦始皇主要是出于軍事目的,一旦天下哪塊有人造反,中央派出的軍隊可以迅速抵達。

配合「修馳道」工程,秦始皇還有一個「去險阻」工程,把原來六國修建的軍事要塞全都拆除,各地就無法憑借這些要塞險阻來抵抗中央。于是秦始皇就把大秦帝國的硬件設施都構建完備了。

馳道為了行軍

接下來,他還要進行軟件建設。因為天下雖然統一了,但人心卻沒有統一。

為了統一天下人思想,秦始皇決定燒毀天下所有藏書。認為書讀多了,人的想法就復雜了,不好控制了,所以除了秦國的國史以及一些工具書之外,所有的書都在三十天之內燒光。三十天之后在妳家里還查出有書怎麼辦?抓去判刑。敢于公開談論詩書的,斬首。敢于以古非今,否定今天成就的,滅族。這就是所謂的 「焚書坑儒」。

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場文化浩劫。周代傳下來的大部分詩書,都被毀掉了。只有秦朝官方保留了一個小型圖書館,收藏了一些秦代的歷史書。可惜七年之后,項羽攻入咸陽,放了一把火,秦帝國的官方圖書館也化為灰燼。這樣中華民族自上古以來積累的很多寶貴文化遺產,從此永遠毀滅了。

「焚書坑儒」

秦始皇這才放下心來。現在大秦帝國的硬件和軟件,都更新升級了,已經固若金湯。他的帝國傳之萬世,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然而秦始皇萬萬不會想到,他死后不過三年,這個帝國就滅亡了。也就是說,大秦帝國從出現到滅亡,不過 15 年。

為什麼滅亡得這麼快?

主要原因是對老百姓的榨取,超過了底線。

秦始皇在統一天下后做了很多大事,修「馳道」,拆險阻,修長城,平百越,每一件,都是要花很多錢。

萬里長城

除此之外,秦始皇還有一個愛好,喜歡搞大的工程項目,搞城市規劃建設,修宏偉的建筑。他每滅一國,就要把這個國家首都的宮殿繪好圖紙,在咸陽邊上照樣復制一座。因此他修的宮殿非常多,「關中計宮三百,關外四百余」,一共修了七百多座宮殿。

秦始皇修的最大的一個工程是萬里長城,第二大的工程是自己的墳墓,著名的秦始皇陵,都動用了無數的人力。

所以大秦帝國的老百姓,賦稅痛苦指數是空前的。秦朝田賦收取比例是糧食產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換句話說,個人所得稅稅率超過百分之五十。董仲舒曾經說過,秦代的田賦數量是以前的二十倍。

秦始皇陵兵馬俑一號陪葬坑

最可怕的是勞役,就是要為國家無償地勞動。秦朝規定,每個老百姓每年都要拿出幾個月的時間,給國家無償勞動。而且勞動紀律極為嚴格,勞動條件極差,比今天黑磚窯的勞工還要差。所以當時被押赴北邊邊疆當勞工的,死亡率達百分之六十到七十。人們在征伐南越的路上,因為不服水土,死得更多。當時有記載,有的人走到半路,實在是不堪虐待,干脆就在路邊的樹 自縊死了。

葛劍雄先生說,長期和短期服役都算的話,「秦始皇時征發的勞力……占全國總人口的 50%。」

農民起義成為必然

所以秦朝百姓造反是必然的,因為造反的成功機率雖然低,但仍然比老老實實當順民活下去的機率高。

陳勝吳廣為什麼起義?

因為他們算過機會成本。這倆人是河南人,要到北京密云,當時叫漁陽,去服役。走的路上,恰遇天下大雨,連續下了很多天,走不了,他們估計走到密云,肯定已經超過規定的期限。那麼過了規定的期限,按照秦朝的法津規定是該殺頭的。

所以陳勝、吳廣就算了一下,按規定往前走也是死,起義也是死,同樣都是死,為什麼不干一番事業,這種情況下,造反是必然的。

在秦末農民起義中,還有一個規律性的現象,那就是各地起義軍,最恨的是什麼人?最恨的不是我們想象的各地地主和富豪。秦代的百姓,不仇富,只仇官,仇恨秦朝的酷吏。說實在的,秦朝的忠臣,無一例外都得是酷吏。因為妳要不是酷吏,就執行不了那些殘酷的法律。所以陳勝吳廣起義后,天下各地百姓都紛紛響應,起來殺掉本地的官員。

秦朝傾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