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以后,就算你再有本事,也別輕易得罪三個人

總有人會說「不要怕得罪人,這沒什麼不好的,你要是不敢得罪人,那得活得多憋屈啊。」

但現實真是如此嗎?答案是否定的。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總是會下意識地將身邊的人分類,哪類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哪類人是可以相信但需要有所保留的人,哪類是直接不會深交的人……跟著看的同時,是不是腦海中就已經浮現了相應的答案?

這種分類的本質,其實就是我們腦海中的避險機制,而之所以會存在避險機制,根本上就是因為我們活得有夠「憋屈」。

憋屈不是因為害怕,更不是因為不敢反抗,而是我們明白什麼叫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我們自己是且必須是個人安危的第一負責人,所以沒必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險的環境或操作之中。

而人到中年,就算你再有本事,也別輕易得罪這三個人。

一:不要得罪老實巴交的透明人

在影視或小說作品中,給主角帶來沉痛一擊的,往往不會是他們的勁敵,而是他們身邊老實巴交的透明人,因為這類人足夠老實,也足夠透明,所以才不會讓人產生防備心理。

老實巴交的透明人通常生活在「底層」,他們在公司受同事欺負,回到家受家人白眼,他們與世無爭,比較善良,卻又經常吃虧,受到委屈只會默默消化,遭遇不公也只會隱忍不發,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旦你觸及到他們的底線,惹翻了他們,等待你的只有防不勝防的報復。

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全國的「胡文海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胡文海三小時內槍殺十四口人,甚至在臨刑之前都不曾有過半分悔意。

他為何會做出如此惡劣的行為?因為受了欺負,上訪村干部貪污卻沒有被受理、煤礦承包合同沒拿下……

是矣,你可以欺負一個人一百次,但你能保證在第一百零一次時,對方不會暴起將之前一百次的傷害全部討回嗎?

老實巴交的透明人之所以沒有反抗,是因為還沒有觸及到他們的底線和原則,他們還可以容忍,但又正是因為「透明」,他們的底線和原則是不為眾人所知的,所以即便你再有本事,也千萬不要以身犯險來確定他們的「規則」。

二:不要得罪心術不正的老朋友

得罪心術不正的老朋友,最可怕的是什麼?很多人可能會搶答:老朋友有足夠多的把柄!他們足夠了解自己!其實不然,得罪這類人最可怕的點是,他們會在潛移默化之中,故意拉你下水。

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與大雁齊飛,目之所及皆是廣袤天空,與蒼蠅為伍,所到之處皆是污穢狼藉。

且不說得罪,沒得罪他們時,你的生活就會遭受到一定的影響,他們會模糊你的三觀,改變你對生活的態度,不要小瞧這些微不足道的改變,量變終會引起質變。

在得罪這類人后,他們通常不會直接和你撕破臉面,而是會選擇故意拉你下水:了解你只是基礎,拉你下水成為一條線上的螞蚱才是終極目的,就好比《人民的名義》中的趙瑞龍。

趙瑞龍之所以能一手遮天,除了老父親夠給力,還因為他懂得「拉幫結派」——趙瑞龍之于祁同偉,祁同偉之于高育良。

高育良是一個典型為人師表、四平八穩的正面人物,可在遇到趙瑞龍之后,這一切統統都化為了烏有。

趙瑞龍借小高之手將高育良拉上了趙家的船,然后又借祁同偉、高小琴之手,將高育良與趙家一派徹底捆綁,于是從此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高育良最終也無可奈何,一步步走向了死局。

曾國藩曾說:「一生成敗,皆關乎朋友之賢否,不可不慎也。」

一個人的志趣、品德、事業都會受到朋友的影響,選擇了什麼樣的朋友,便選擇了什麼樣的人生,至于心術不正之輩是否要遠離,不作評價,但至少不能得罪。

三:不要得罪身居高位的女領導

不要得罪身居高位的女領導,即便她們看起來再平易近人,之所以能夠坐到高位,要不是家世背景過硬,要不自身手段、能力過人。

有人說女人有野心,其實就是愛表現,事實果真如此嗎?答案是否定的。

就像楊冪所說的那樣,「極度的坦誠,就是無堅不摧,我坦然面對我的所有,無論是欲望還是失敗。」

她們雌雄同體,身上自帶強而有力的生命力,強大到令人臣服,而得罪這種女人只有一個下場:要麼應戰,要麼收拾滾蛋,她們會用最為直接的方式向你宣戰,無論你是什麼身份,也無論你們曾經是什麼關系。

在《我的前半生》中,唐晶來到辰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雇了曾傷害過閨蜜的小三凌玲。「第一件事,我要解雇你,你被解雇了。我的眼皮底下容不得任何造謠生事、挑撥離間的員工,不管你的業務能力有多強。」

面對唐晶的數落,凌玲暗諷,「你這是公報私仇。」

而唐晶卻是不以為然,她直言回答道:「等你坐到我現在的位置,你才有資格來評論我的為人處事。」

楊冪曾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風景確實會好一些,但是早晚會掉下來,所以不如出息點,把自己變成巨人,不是會看得更好更自在嗎?」

她們有野心,更有配得上野心的努力,只要她們想,不管在哪個領域,都能做得非常出色,寧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身居高位的女領導,因為你或許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當方則方,當圓則圓,而不是當強欺弱,當弱媚強,凡有損人利己之心的人,結局往往不會好到哪里去。

為人處事,不過是一少一多,少一些鋒芒,多一些柔軟;少一些虛偽,多一些真誠;少一些猜想,多一些溝通,少年敢于屠龍,也要有放下屠刀的勇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