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的提醒:一個人走到絕路,想要翻身逆襲,好的出路只有兩條

猶太人全球僅1600萬人,占比全球人口不到0.25%,但卻獲得了全球22%的諾貝爾獎, 這個獲獎機率是其他民族的108倍。

全球福布斯全新富豪排行榜前50人群中有10位是猶太人。

谷歌創始人謝爾蓋與拉里-佩奇他們都是猶太人,一起締造了一個價值2291.98億美元的帝國。

說到底或是在親子教育上,優良的文化教育授予了她們高質量的思想與智慧。

例如她們的父母會告訴孩子,如果有一天房屋被損壞了,大家應當帶去的并不是名畫、首飾,反而是自身的智慧,僅有智慧才可以相伴一生。

例如猶太人在小孩剛聽話時,便會在書上滴上純蜂蜜,來告訴孩子書籍是甜的!

此外,有關做生意和為人處事之道,猶太人擁有獨特的看法。

猶太人的智慧:人在死路,要想翻盤,好的前途僅有兩條。

1、相信因果必報

只需把時間變長,你就會發現這些正方向、誠信、努力的人不容易總運氣不好,而散漫、沉淪、逃避責任的人也不會一直有好日子過。

也許有一些大好人日子不太好,惡人日子卻好,這僅僅是臨時的,伴隨著時間的變化,全球會慢慢把這些人的運勢修到正規上去,這就是運勢的能量。

假如你走到了死路,只需大家堅信因果關系必報,堅持不懈勤奮、誠信,行善積德,伴隨著時間的變化,運勢會下手將你拉到正規上去,完成翻盤。

因果關系必報僅有自身完全堅信了,從行為方面去適用才可以確實充分發揮,只靠一篇文章是不足的,提議你看完文章內容完去做下邊這件事情。

用更長久的視角去對待一些人的一生轉變,例如身旁有一個好朋友如今過得非常好,你需要做的是去掌握他從出世到現在的關鍵歷經及其人生波動,那樣能更近距的感受到因果關系必報這一規律。

2、開始變得「有意注意」

「人生道路如果不有意注意,就沒使用價值」

所說「有意注意」,實際上便是懷著確立的目地用心將觀念與神經系統聚集在目標的身上,舉個例子,類似應用錐子,錐子將力量匯集在它的頂尖,進而做到強勁的殺傷力,「有意注意」的邏輯性也和錐子是一樣的,把時時刻刻的注意力所有聚集在每一個小細節上,那樣便可以把每一個小細節都解決好!

大家往往會深陷死路,毫無疑問是在一些事兒上沒有解決得太好,隨后自身平常也沒留意,沉積得愈來愈多,此刻如果我們能逐漸越來越「有意注意」,便可以把這些沒解決開心的事集中化動能一件件解決好,這不就能擺脫死路了沒有?

當這兒還涉及一個問題,集中化注意力去解決關鍵點這件事情說起來非常容易,做起來卻難以,很多人常常注意力懶散,無法集中化,有哪些好的集中化注意力方法呢?

方法:減少分散

集中化注意力這個問題,大家可以用反向思索的方法來處理,勤奮降低能分散化注意力的事兒,注意力也就更能集中化了。

例如你下一步要勤奮念書,可是手機上、計算機、電視都是會影響到你的注意力,此刻你需要做的是把手機、計算機、電視都避開自身,找一個僅有自身和書籍的情景,此刻你能自然的越來越注意力集中化。

難道說猶太人真的是「資本」的代稱?她們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塔木德》這本書號稱是猶太人的第二本《圣經》,在整個猶太民族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畢竟猶太民族是一個全民信教的民族,能跟《圣經》齊名可見一斑。非要是類比的話,應該相當于我們的《論語》,甚至更高一點兒。  猶太民族和中華民族一貫來都號稱是最聰明的民族。

但細看下來,他們與我們的差別還真實不小,在我們繁榮昌盛時,猶太民族正在飽經戰亂與苦難,甚至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園; 而現在,以色列已經是世界公認的發達國家,而猶太人更是在世界上的各個領域頻頻嶄露頭角。馬克思,愛因斯坦,弗洛伊德,洛克菲勒,巴菲特,卡耐基,卓別林、扎克伯格等等享譽世界的大人物,雖然 國籍各異,但他們始終以自己是猶太人為榮。

正如我們中華民族,我們從來都是兼容并包,海納百川的,這也同樣是的我們的民族性格變得柔和,但也有些優柔寡斷,我們能忍,我們善于模仿,但我們的創新力就顯得稍微差點兒了。這本來也是合理的,就像硬幣的兩邊,如果一個民族又善于創新,又善于堅守,又果斷,又理智,這似乎本來就不可能,就像一個人一樣,性格無分好壞,是看適應的時期。而一個人也無法擁有兩種截然相反的性格。

尤其是作為我們中國人,中華民族與猶太民族時常被一起比較,拋開智商、成就不談,但說民族性格,我們兩個民族可以說是相互互補的,所以,這本書的閱讀更顯得彌足珍貴。

這種世界觀的書雖然不一定會帶給你立竿見影的改變,但隨著人生經歷的增長,每次閱讀都會有新的感受,也會給人不一樣的啟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