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以后,該裝就裝,不要輕易透露自己3張底牌

《菜根譚》中,有句話是這麼說的:「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濁,以屈為伸,真涉世之一壺,藏身之三窟也。」

就像工匠一樣,大巧為拙,能夠把自己精湛的技術,通過古樸的方式表現出來,作品不僅能帶些古韻,而且也會深受人們喜愛。

做人也應是如此,你會發現那些平常生活中,朋友較少、知交寥寥的人,多是言語犀利、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與這類人相處,不舒服的地方就在于,他的言語和一些舉措,會不經意之間,戳到你的痛處,碰到你的軟肋。

人到中年,中間的界線涇渭分明,前半生太過「清」,遇事憤而不平,就容易遭到別人的反噬。

而后半生,要學會「濁」一些,不是同流合污,而是一種中庸處世的智慧。這也是我們所提到的「裝」。

在這個世界上,沒人甘愿被人視作棋子,所以才會想盡辦法翻盤。過于偏激之人,往往黑子白子混淆是非,讓人提不起好感。

太精明的人,要裝得有些拙氣;太容易受欺負的人,要裝得堅韌些;喜炫耀者,要裝作沉穩些。

人一旦「裝」得久了,也就成了習慣,也就恪守成規,與人爭奪之間,多些勝算。

01、身曰衣裝,要懂得在穿著上作文章

「衣為身正,言為心聲。」做人做事,你若恭敬相迎,他人必會同禮相待。

為人處世就是這樣,當你穿上華服接見他人,這不是一種刻意擺闊,而是一種尊重。

同樣,真正有禮貌的人,并不會覺得這樣有任何不妥。人們都說「人到中年,萬事萬物都應該休憩。」

其實不盡然,到中年的只是年齡,而并非是有情感思維的自身。

年輕時的穿衣自由,到了中年,就要學會收斂一些。你可以休閑,但不能紈绔,你可以隨心而為,但不能事事都不拘小節。

很喜歡《奇葩說》中的一個論題,講的就是人到中年,我們該如何看得起自己?

是整日穿著慵懶,任憑時光的摧殘,而無動于衷;還是學著收拾自己,尊重自己的心情和他人的觀感?

不言而喻的是,后者雖然累些,但也快樂著。畢竟「男為莊重而飾,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用在何時,都不過時。

記得電影《當幸福來敲門》中,有這麼一個場景:男主人到中年,把自己全部的身家,都投入到一款產品之中。

卻沒想到虧了個血本無歸,人到中年,突遇挫折,很多人會覺得他會就此一蹶不振。

電影的前半段,他也曾消弭不振,可是當他去參加面試的時候,面試官看著他穿衣邋遢的時候,問了他一句話:「你認為你的著裝,是否對工作體現了應有的重視?」

男主這才放下心中塊壘,生活的困難,往往只要心中還有希望,就不算太差。

而當一個人失去了體面的興趣之后,也就意味著他的意志和心境,已經被困難所侵毀。

02、心隨意動,做人做事含蓄一些為好

這世上「大盈若缺,大智若愚」,步入中年,守拙比露鋒更為重要。

年輕的時候,人們做事大膽,且有退路,試錯成本很低,讓人多了一些隨心所欲。

可是中年的人,肩上一邊是家庭,一邊是工作。稍微挺起些身子,便壓的喘不過氣。

就像稻田的麥穗一般,不是不敢只是陽光,只是稻谷太重,而又身子太輕。

做人做事,含蓄一些為宜,那些在背后默默籌劃的人,往往才是一鳴驚人之輩。

不必張揚,你的成就自然會細水長流之中,被人所熟知。

舉個例子來說,你直白的告訴對方,自己所獲得成功,沒有對方自主發現的更有吸引力。

這就涉及到了心理學中的「主動和被動」的關系,被動去接受的信息,就沒有主動了解的信息更全面,也更容易產生興趣。

03、人有所成,也應要揣著明白裝糊涂

做人最大的聰明,便是不急于展現自己的成就。即便是馬上成功,在沒有塵埃落定的時候,要懂得緘口不言。

就像前文所說的「涉世一壺,狡兔三窟」一般,在這個容易「背刺」的年代,要學會給自己留條退路。

《朝冠子學問》中,這般寫道:「中流失船,一壺千金。」意思是說平時里不值錢的東西,一旦到了緊要關頭,能起到莫大的作用。

意思是說,做人做事不要輕易透露自己的底牌,「看似平常最奇崛」,做人做事揣著明白裝糊涂,才是真的聰明。

人到中年,不顯山露水,不無病[呻·吟],不惹人注目,安心過好自己的平悠生活,也算不枉此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