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會有出息的人,通常給人留下兩種感覺,注定是人上人

出息與否,因時、因地、因人。

這也不難解釋。一個人能不能成事,往往決定性因素很好。

良好的人生背景,是加分項。天時、地利,也不可忽視。但最為關鍵的一點,還是「因人」。

因時、因地多為客觀基礎和條件約束,因人則是主觀因素

有的人,在困境的當下,能通過生活的考驗,收獲命運的饋贈。有的人,即便身處順境,也沒有前行的信心和動力,最后碌碌無為。

一個人出息與否,雖不能看得絕對,但通常能在其身上,找到這幾個感覺,錯不了。

馬致遠在《岳陽樓》中寫道:

「人能克己身無患,事不欺心睡自安」。

克浮躁,不隨波逐流;克鋒芒,不顯山露水;克怨氣,不怨天尤人。

一個會有出息的人,首先一點,就是懂克制。這個克制,更通俗一點來說,就是自律。

很多時候,自律和努力是相得益彰的。能自律的人,大部分都更知道腳踏實地去努力。

有出息,需要志氣和抱負。要有這個心,才會結出息的果。但光有心,不會自律和努力,也是白搭。

求學期間,有兩個室友。兩個人志向都很明確,一個畢業想創業,一個想考公。

我們其他幾個人,一致認為前者將來創業成功的機率很大,而后者希望渺茫。

會有這種感覺,完全取決于,后者雖有目標,但太缺乏行動。

別人問起規劃,張口就來「我打算好考公了」,但他每天的安排,就是打游戲睡覺,從來不著實去做準備。被調侃了,也只是回懟一句,還早著呢。

前者想創業,不是他自己說的,而是我們自己看出來的。一問,他才告訴的。

雖然很少提及自己的計劃,但從他早早去校內學生創業基地幫忙,認認真真學習專業知識,我們就很清楚,他是認真而非說著玩。果然,畢業前夕,他就已經有過好幾次的創業經驗。如今,自己的生意做得也挺順的。

曾國藩說:「君子但盡人事,不計天命,而天命即在人事之中。」

事在人為,出息與否,不是老天爺來安排的,而是人意,是一個人自己的努力和自律。

魯迅先生 說: 本身就窮,折騰對了,就成了富人;折騰不對,大不了還是窮人。但如果不折騰、那一輩子都是窮人。

這段話,在看《大江大河》時,對應著小楊巡的人生軌跡,感觸很深。

十五歲楊巡就不得不放棄學業,挑著饅頭,走很遠的山路走出村外去沿街叫賣。

家中老大,父親早逝,還有三個弟弟妹妹要吃飯,母親一個人很難。小楊巡早早就擔起了生活的重擔。

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楊巡沒有選擇去哪個廠子里打工,而是做個體戶,做生意。

從賣饅頭開始,到獨自去東北闖蕩,再到回家鄉縣里租柜台賣電線,盤商鋪。後來再到東海,買地皮做批發商場,生意越做越大。

此時的楊巡,絕對算得上的有出息的人物。從一無所有開始,帶著那股闖勁不服輸,慢慢闖出了名堂。中間有過多次的栽跟頭,從無到有再到無,又東山再起。

古語云:「事不避難,義不逃責」。

一個人會有出息的人,最大的底牌,不是金錢,而是困境中的堅守。

想要有所成,必要有所忍,吃得苦中苦, 跌倒了有爬起來的勇氣,困頓中有掰開迷霧的勁頭

一次失敗就被打趴下了,那可能這輩子就只能認命了。人生反復,翻來覆去好幾個回合,大不了就繼續過窮苦的生活,又萬一折騰對了呢?

出息與否,還真少不了能折騰的勁。

喜歡安安逸逸過日子的人,或許一輩子難有什麼大出息,但這也沒什麼不好。日子都是個人過給自己看的,舒服就好。

想有出息的人,也安逸不下來。

他們身上,就是有這種能折騰的體質。自律又能努力,敢闖敢拼又不怕重頭。

這樣的人,說句實話,我很佩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