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之后才明白,不能對兄弟姐妹太好!65歲老人說出了心里話

前言:

人們常常將親情比喻成「血濃于水,」借此形容骨肉親情的無法分隔。社會上有為數不少的男人,他們認為妻子和自己沒有血緣關系,將妻子排除在「血濃于水」的親情之外。

妻子有困難,他們能退則退,兄弟姐妹有難處,他們當仁不讓,他們這樣的做法,深深地傷害了妻子的心,給自己的晚年生活埋下了禍端。

六十五歲的馬大爺說,以前,他從不認為自己這樣做有什麼不好,直到退休之后,他才發現自己這樣的行為,給自己的晚年生活蒙上了一層陰影。

馬大爺:

我今年六十五歲,老伴比我小八歲,今年五十七歲。我們的女兒今年三十五歲,和女婿兩個人的小日子過得挺好。

到了我這樣的年紀,原本應該在老伴的陪伴下,舒舒服服地安享晚年。然而,我現在的生活,過得比孤寡老人還不如,我雖然有老伴和女兒,她們卻都不理我,我每天都一個人待在家里,過著孤苦無依的生活。

老伴和女兒之所以不理我,皆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只顧著對自己的弟弟妹妹們好,卻絲毫沒有顧及老伴和女兒的感受。

我在原生家庭里是老大,我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由于父母早逝,所以弟弟妹妹們從小就很依賴我,即使他們長大成人之后,也一直都在我的幫助下生活。

結婚之前,我是單位里的修理工,結婚之后,我突然交了好運,被廠長提拔,當上了車間主任。我當上車間主任之后,就將我的弟弟和妹妹們,全部都安排到廠子里工作,給他們安排在活少錢多的清閑崗位。

老伴見我給弟弟妹妹們全都安排了好崗位,就讓我也給她也換一個舒服的崗位,我不僅沒同意,還將她罵了一頓。

為了給弟弟妹妹們安插到好的崗位,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花了不少的錢打點關系,費錢又累心,我實在不想再折騰給老伴調動崗位。

老伴見我不張羅給她調動工作的事情,就哭著說我偏心,對我的弟弟妹妹們那麼好,對她卻是那個樣子。為了制止老伴的哭鬧,不讓她來煩我,我將她狠狠的打了一頓,罵她不懂事,不僅不支持我的工作,還給我找麻煩。

老伴被我打得三天都爬不起床,在三天時間里,她粒米未進,哭得眼睛都腫了。即使是這樣,她也不敢和我失婚,因為房子是我的,錢也在我手里,她要是和我失婚,根本沒能力一個人生活。

雖然從那天之后,老伴對我越來越冷漠,我也并沒在意。我認為自己有弟弟和妹妹們,只要他們對我好就行了,所以根本沒把老伴當回事。

我對弟弟妹妹們的孩子,比對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要好。我經常用自己的工資補貼弟弟和妹們們,哪怕自己的家里吃不上肉,我也要讓弟弟和妹妹們吃上肉。如果老伴不樂意,我就會用武力鎮壓,直到將她打得心服口服為止。

侄子和外甥上大學的時候,我不僅送了大紅包,還隔三岔五地給他們塞錢,鼓勵他們好好讀書。侄子結婚的時候,弟弟找我借錢,說侄子的女朋友要全款買房,否則就要悔婚。

弟弟有困難,我肯定要鼎力相助,我一出手就給了他五十萬,雖然那是我家所有的積蓄,我也在所不惜。

老伴知道我給了弟弟五十萬之后,一個勁兒地罵我糊涂,說那是我倆的養老錢,如果我不找弟弟要回來,她就不跟我過了。錢我已經給出去了,怎麼可能出爾反爾的要回來呢?那是我的親弟弟, 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錢要回來。

老伴見我堅持不將錢要回來,于是就氣呼呼的搬到了女兒家里,從此再也沒回家。老伴離家出走那年,我還沒退休,我每天都在職工餐廳吃飯,衣服臟了就扔洗衣機里清洗,一點都不費事。

家里少了老伴的嘮叨,日子陡然清凈了許多,我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覺得一個人過日子也挺好。這樣的日子,我一過就是兩年,直到我退休之后,再也不能到職工餐廳吃飯,才發現,家里沒人做飯的日子,一點都不好。

我最討厭炒菜做飯了,為了能夠吃上對胃口的飯菜,我只好厚著臉皮去女兒家里接老伴,讓她回家給我做飯。誰知我說了一籮筐的好話,老伴就是不跟著我回家。

不僅老伴不跟我回家,女兒也不理我,她倆一起聲討我,說我既然一輩子都在為了弟弟和妹妹們活著,那麼就讓弟弟妹妹們做飯給我吃好了。

我沒接回老伴,反而被兩個人罵了個狗血淋頭,氣得我三天沒吃飯。三天之后,我餓得眼冒金星,于是就給弟弟妹妹們打電話,讓他們來家里給我做飯。

弟弟妹妹們倒是輪流給我做了幾次飯,可是,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做了幾頓飯之后,他們就再也不愿意給我做飯。他們讓我學著自己做飯,不能長期指望他們。

弟弟妹妹的話,讓我很是寒心。他們只顧著過自己的小日子,根本不會考慮到我的困難。如今我每天都過著饑一餐飽一頓的日子,身體越來越差。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才會發現老伴的重要性。我特別懷念老伴在我身邊的日子,可是,因為我以前做的事情,深深的傷害了老伴的心,所以她絕對不可能再回到我的身邊。如果一切可以重來,我再也不會那麼糊涂,只顧著弟弟和妹妹們,卻狠狠地傷了老伴的心。

結束語:

有句話叫做「救急不救窮。」作為一個成年人,我們都有自己的生活,要對自己的家庭負責。要為自己的妻兒老小負責,為孩子的成長儲備教育基金,給自己的小家準備足夠的積蓄,以對抗未知的風險。

在兄弟姐妹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適當地伸出援手,幫助他們脫困,這樣的行為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不顧自己小家的實際困難,毫無底線的資助兄弟姐妹,這樣的做法并不可取。

對于成年的兄弟姐妹來說,他們應該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不能總是依賴別人的幫助生活。如果他們習慣性地做伸手族,只會滋養懶漢,對于他們的人生毫無幫助。

幫助兄弟姐妹的時候,一定要掌握好度,千萬不要毫無底線地付出,結果卻用自己的善良,培養出一個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這樣的行為,不僅沒有絲毫的回報,還會遭到另一半和兒女的怨恨,給自己的生活蒙上陰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