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半百不稱意,明日看云還杖藜:五十歲的70后,學會扔掉3樣東西,后半生越走越順

時光匆匆,生于上世紀70年代的我們,也卡在了五十歲的關口上。

有人已經五十多歲了,有人正在奔赴五十歲,有人剛好五十歲。

詩人杜甫說過:「年過半百不稱意,明日看云還杖藜。」

在古代,過了五十歲的人,就要準備一根拐杖了。現在,我們的生活變好了,也長壽了,但是不得不「服老」。

不要總以為,自己還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子。學會未雨綢繆,才能從容自由。

你要抱著這樣的想法: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后半生,邊走邊扔,順坡走路。

第一,扔掉回故鄉養老的想法,隨遇而安。

小時候的我們,多半和泥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卷起褲腳,走進水田,低下頭,扯秧苗,插秧;拿起鋤頭,松土,種菜;走進稻田里,彎腰割稻子;光著腳,挑起一擔谷子......往事一幕幕,令人心酸。

小時候很苦的事情,到了現在,反而變成了美好的回憶。因為在農村的童年,是無憂無慮的,是城里找不到的。

遠走他鄉,我們真的很累了。如果可以,回到故鄉,吹一吹晚風,看云朵慢慢變成云彩,天邊升起月亮,還有星辰。

有狗在身邊,搖晃著頭和尾巴。鴨子歸巢了,變得安靜了,偶爾聽到一聲「嘎」,如音樂一樣。

當你我都老了,去故鄉養老吧。這樣的想法,我們都有,但是不得不承認,對于大多數的人來說,父母走了,故鄉也回不去了。

山水依舊在,只是工作難找,養老的條件也不夠好。也許你在故鄉建了新房,但多半是鎖著的。一棟房子,一塊土地,是不足以改變命運了,連你的后半生,也容不下。

有道是,哪里的黃土不埋人。

五十歲之后,我們的兒女長大了,因此養老的問題,也要遷就他們。也許,兒女們繼續漂泊,因此你也不得不跟隨。

「此心安處是吾鄉」,你可以思念故鄉,但是要忍一忍,不要流淚,要接受命運的安排。漂泊太久,也在異地扎根了。

第二,扔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接受兒女的平凡。

小時候,我們走進學校,拿起書本。老師說 :「好好讀書,你就是山窩里飛出去的金鳳凰。」

讀書是跳出農門的最佳辦法,也是成本最低的辦法。可是,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如愿以償。

比方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考上了中專,就能夠分配工作,但是一所國中里,一屆學生,只能有幾個人能夠考得上。

當我們走出校門之后,不甘心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因此我們背著行囊,坐上了去遠方的火車。

打工的日子,不好過。

歌手陳星唱道:「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親愛的媽媽;流浪的腳步走遍天涯,沒有一個家。冬天的風,夾著雪花,把我的淚吹下。」

年輕的我們,總是談起打工的幸福滋味,其實內心深處,我們都明白,走到外地,就變成了「含淚奔跑的人」。

因為我們吃了很多的苦,因此不愿意讓兒女們受苦。我們希望,通過兩代人的努力,成就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兒女們卻常常「不爭氣」。

五十歲的時候,兒女也成年了。作為父母,我們應該放松自己,接受兒女的平凡。以后的路,能否走得順,是不是有出息,父母要幫助,但是無法左右。

從現實角度來看,父母健健康康,養老不要兒女操心,就是對兒女最大的幫助。

對于兒女的期望值降低了,你反而會活得更好,沒有了怨氣,不會與兒女爭吵。要懂得,沒有太大出息的兒女,還能有更多的時間關照父母,也是一件好事。

人各有志,不要強求,不要看不慣。

第三,扔掉對繁華生活的向往,做一個現實主義者。

太多的人,都想去北上廣深吧。如果不是這樣,這幾座城就不會有那麼多人了。

我們拼盡全力,從農村走出去,但是能走多遠,已經有了定數。大部分的人,都考慮在縣城安家。因為在大城市,需要金錢作為支持,我們是做不到的。

認真想一想,只要心里有一座城,何處不是車水馬龍?

很多時候,我們要「退而求其次」,不要認為后半生,還能大器晚成。畢竟,可以在老年時發大財的人,屬于鳳毛麟角。作為舉例說明是可以的,但是不能依葫蘆畫瓢。

《小婦人》里寫道:「時間可以吞噬一切,但它絲毫不能減少的是你偉大的思想,你的幽默,你的善良,還有你的勇氣。」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也有了白發,有了皺紋。不要總是「仗劍走天涯」,要雙腳走路,做一個接地氣的人。

走過繁華,看過遠方,總是要一步一步走回來的。

與其瞎折騰,不如接受命運的安排,根據自己的經濟狀況和身體、工作、家庭等,合理安排退路,你就能后半生無憂了。

陸游說:「當時豈料如今。漫一事無成霜鬢侵。」

人生一世,少年豪情壯志,中年屈服于生活,老年茍延殘喘,任何年紀,都是泥沙俱下的。

總有太多的人,空有一腔熱血,卻是一事無成。可是誰能說得清,是失敗,還是成功呢?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就應該享受命運的安排,無法把握的,就扔了吧。

痛苦,本來就是一捧沙,你握得越緊,越痛苦,撒了,就不見蹤影了。

既然人生不會一順到底,那就把心情捋順吧。

學會退而結網,才有收獲別樣的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