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牛肉麵,放幾片肉最合適?」:我們離富有,只差了3種思維

 

愛分享俱樂部,人生的旅途,前途很遠很暗,不怕的人前面才有路。我是老郭,一個熱衷於分享心靈雞湯的人,想要帶給你最溫暖人心的正能量,找到屬於你的人生新方向~

 

這兩天,有個問題一直霸佔知乎熱榜。

問題內容很簡單,網友的朋友10多年前開了家面店,請了一個師傅來做牛肉拉麵。

為了調動師傅的積極性,老闆先用每碗抽提成的方式進行獎勵: 每賣出一碗拉麵,師傅有5毛的抽成。

乍一看是不是很合理?工資和銷量掛鉤,師傅自然就會賣力地做更多碗面。

但這個獎勵方案執行了一個禮拜,老闆就發現不對勁了:原來師傅為了更多提成,做面時給每碗面多放許多牛肉,如此一來,客人是被吸引來了,銷量也上去了。

可一碗牛肉麵總共才賣4塊錢,多給幾片牛肉,老闆的利潤也就廖近于無了。

為此,老闆調整了工資發放的方式,每個月發固定工資,一方面適當提高月薪來留人,另一方面也防止師傅為刷提成而多放牛肉。

可很快又出現了問題:師傅的確不多放牛肉了,這回他給每碗面少放許多牛肉。

如此一來,客人就會不滿意,回頭客也會變少,而當生意變得清單,師傅在拿錢不變的情況下,工作強度就能減少許多。

很顯然,基于現有的思維模型,這兩種分配模式都存在明顯缺陷,也正因如此,網友這位朋友的面店最後也沒長久。

而如今網友重提此事,卻在網上引起了激烈討論。

以下是一個博士,一個研究生,和一個MBA對這個問題的激辯。

首先我們考慮將小老闆所用兩種方案進行折中,即:底薪加提成的方法,提成根據每碗的利潤分配。這樣既可以防止他少放牛肉,又能防止他瘋狂地多放牛肉。

後來又想到這一條是有條件的。問題是每碗的利潤界定後怎麼個分配法?

一碗面能掙多少是瞞不過大師傅的,如果不能讓雙方的利益在某個點達到平衡,一切又會回復原樣。而要達到所說的那種平衡涉及到一個複雜的相關函數問題,說不定還要用到博弈論。

把麵館承包給大師傅,老闆拿了提成後回家養花弄鳥去。

哲學家叔本華有句話:「外在形式越簡單的東西,越含有智慧,不要依賴形式,要依賴智慧。」

無論處于哪個階段,我們所能得到的一切,本質上都是思維的產物。

哪怕經營的只是一家小店,管理的只有一名員工,不同的思維模式帶來的效果,往往也是高下立判。

01、惟有掌控全域,才能掌控結局

針對這個話題,高贊回答可謂一擊切中要害: 「讓師傅只負責做面,加牛肉的流程由老闆自己完成。」

牛肉麵作為一個產品,牛肉作為主要賣點和成本來源,只要控制加肉的這道工序,那麼師傅多加牛肉以獲取更高提成的顧慮,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討論中,其他答案也紛紛湧現:「不要單純以銷量,而是以整體利潤,抽成獎勵。」

「把牛肉的耗量作為績效考核的指標,促使師傅在銷量和成本之間尋求平衡。」

縱觀這些觀點,可以發現很多看似簡單的事情,若想得到滿意的解決,所要考慮的層面通常遠遠複雜于事情本身。

惟有跳出眼前的問題,抓住背後驅遣的關鍵原因,才不會在線性思維的困囿中淪于自我消耗。

想起以前在連鎖餐廳打工的經歷,裡面許多流程都能在上述答案中找到影子。

就拿同樣出一碗面為例。

燙碗底、下麵、舀白湯、撈面、堆澆頭、出面按鈴……整個過程不超過兩分鐘,卻被拆分成許多工序細節,都被流程設計者考慮在內。

做面使用的勺子是計量勺,規格有3毫升、5毫升、10毫升乃至50毫升不等,不管取用什麼料,都要用規定的計量勺並且打滿,保證每碗湯料誤差不會超過1毫升。

對于成本較高的澆頭,比如牛肉、豬軟骨、海鮮,一般都是事先切配封裝,堆澆頭時按件直接取用。

在這種情況下,師傅收入仍與出面數量相關,卻無法左右每碗面的成本。

你也許會問,提前封裝物料,如果沒有賣掉足夠數量的面,那豈不是會造成物料的浪費?

在這方面,餐廳有一個很「反人類」的操作。

為保證產品質量,打烊時多出來的食材都不該留到第二天,對于私人飯店,老闆一般會和員工把這些食材吃掉,避免浪費。

但我打工的那家餐廳則不然,不管當天有多少食材未用,統統倒掉。

之前我也很不理解,直到有次店長跟我解釋:「如果允許吃掉多出來的物料,那麼員工就會在準備時多切配一些物料。」

而一家門店營業額與物損量的比值,是被列為店長績效考核指標的,如此一來,店長為了減少被白白倒掉的食材,就會仔細參考相同時段的銷售資料,保證物料成本在可控的區間裡。

你看,一家小店,一位師傅,可以經營得進退維谷;而數百家連鎖,成千上萬的員工,卻可以運轉得行雲流水,這背後差的不是資金、不是規模,而是全域思維。

無論做什麼,惟有掌控全域,才能掌控結局。

02、你能取得多少,取決于你能瞭解多少

有人說,在強調社會分工的時代,任何領域都在不斷細分,既然做不到面面俱到,不如在一個點上無可取代。

如此判斷無可厚非,可如果我們的思維與資訊輸入也因此趨于單一,便很容易陷于自我的思維枷鎖。

作家羅振宇提過一個「水桶-泳池」的類比:意思是說,以前的知識好比裝在桶裡的水,我們要做的就是儘量汲取水桶裡的知識,等你把整桶水喝完了,你就能在相應領域出師了。

而在經歷知識大爆炸以後, 知識仍是水,卻已似汪洋大海,所有知識彼此交融,你無法汲取消化,惟有遨遊其中,借由不同領域的知識,探尋更深遠的海區。

《躍遷》裡說:「高手並不是能力比我們強、智商比我們高、定力比我們好。只是因為他們思考比我們深,見識比我們廣,並由此看到了更大的系統。」

不知你可曾有過這樣的經歷。

但凡有事請人幫忙,卻總患得患失,擔心對方把事情搞砸。

這是因為, 你對事情本身缺少了系統的認知,也就無法抓住關鍵,掌控事態的發展,進而淪于一種安全感真空的狀態。

對《平凡的世界》中一個情節印象很深。

孫少安花錢買設備、建廠房、請師傅、雇工人,組建了完整的產鏈。

可等到實際運營時,燒磚的環節卻出現問題,由于他請來的師傅是騙子,燒出來的磚都碎了,導致磚廠一度面臨倒閉。

而少安東山再起時,他不僅花重金請來專業的燒磚師傅,而且親自學習燒磚的技藝。

這不是說,他從此要親力親為,而是在明白辦磚廠這件事的關鍵後,他只要能抓住燒磚這點,就能無所顧忌地將各個流程委託出去。

換言之,認知上的破局,讓我們能更好地跟別人合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