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能成大事的男人,往往具備一種厚黑「心計」,看著慫,實則狠

兩個故事告訴你:真正能成大事的男人,往往具備一種厚黑「心計」 ,看著慫,實則狠,這種厚黑「心計」,就是極善于隱忍,在隱忍中等待機遇,尤其是在局勢不利于自己時,更是能把隱忍做到極致。

故事一

康熙皇帝八歲登基,當時的朝中大權掌握在鼇拜手中。鼇拜根本不把小皇帝放在眼裡,剷除異己,氣焰極為囂張。康熙心中憤怒,但卻無能為力。

一天,在朝堂上受夠了鼇拜的氣後,康熙一回到後宮,就發起了脾氣,當著祖母孝莊皇太后的面說道:「朕要了結鼇拜」。

孝莊一聽,就立馬訓斥道:「你實在是太放肆了!以鼇拜今時今日的權勢,想廢你甚至想殺你都不是難事,你現在想殺他卻是白日做夢。

這話要是傳到鼇拜的耳朵裡,不正是落人口實,給他廢掉你的藉口嗎?你這不是自尋死路嗎?難道你想讓我大清江山就敗在你的手中?難道你就不懂得隱忍,慢慢等待機會嗎?」

孝莊的一連串問題,讓康熙一下子明白了,將祖母的話牢牢記在了心中。此後七八年的時間,康熙隱忍待機,在鼇拜面前表現得很「慫」很聽話,沒有露出絲毫的恨意與殺機,直到鼇拜徹底放鬆警惕,才抓住一個好機會,智擒鼇拜,奪回了實權,開始了他輝煌的人生之路。

厚黑「心計」:康熙如果不是在隱忍中積蓄實力、等待機遇,而是貿然出手,那麼,後果必然是不堪設想,也就不會有後來的康熙王朝和康乾盛世。

當然,就像康熙一樣,真正成大事的男人,在隱忍和等待之外,還需要有裝「慫」的厚黑心計,到了揭牌的時刻,才表現出自己的「狠」。

故事二

德川家康是日本歷史上著名的軍事家和政治家,他終結了日本戰國時代,建立了幕府,使日本走向了大一統。

德川家康也是一位極善于隱忍的厚黑高手。還在六歲的時候,德川家康就被抓到豐臣秀吉的家族裡當人質,伺候豐臣秀吉的起居。

每天早上,他要先于豐臣秀吉起來,把豐臣秀吉的鞋抱在自己懷裡,暖好了,等豐臣秀吉起床後,再親手給豐臣秀吉穿上。就這樣過了七年時間,在德川家康十三歲那年,豐臣秀吉覺得他很聽話,于是便答應放他回去。

就這樣,德川家康結束了自己的人質生涯。但作為一代梟雄,生性謹慎的豐臣秀吉,並沒有完全對德川家康放心,派人偷偷地跟蹤著他,想看他自由之後都會做些什麼,一旦有什麼不軌的行為或言辭,那自己就要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

結果,德川家康在回家的路上,不急不慢,沒有對任何人說話,甚至都沒有露出任何不滿或喜悅的表情,只是安靜地消失在遠方。

德川家康回去後,豐臣秀吉還是沒有徹底放心,又派人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不過,返回來的消息都說德川家康表現的規規矩矩,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豐臣秀吉這才基本放心了。

就這樣,過了很多年的時間,德川家康一直唯豐臣秀吉馬首是瞻,可事實上,他是一直在隱忍和等待,在豐臣秀吉面前的「慫」,都是裝出來的。直到豐臣秀吉病死後,德川家康才露出自己「狠」的一面,迅速集結軍隊,趁機奪權,並殺光了豐臣秀吉的全家。

厚黑「心計」:在豐臣秀吉活著的時候,德川家康一直唯唯諾諾、忍氣吞聲,在隱忍中等待機遇,將自己的抱負和野心深深地埋在心底,直到機會出現,才狠辣出手,一舉奪權成功。

像康熙皇帝和德川家康這樣,能夠隱忍和等待的男人,無疑都是能成大事的男人。就像下麵要推薦的《厚黑學全集》中所說:「忍得一時之淒涼,方可贏得萬世之輝煌。」

真正能成大事的男人,需要具備隱忍的「心計」,但又不只能是隱忍,該裝「慫」就裝,該心「狠」就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