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領導控制下屬,經常使用4類制衡手段,不懂就會吃大虧

無論身處在哪個階段的職場人,都會被上級所制衡,不僅是組織賦予的權力,同時還有上級對下級的各種手段。

「手段」這個詞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陰謀詭計」,事實上,制衡並非全部是「陰謀」,很可能是「陽謀」,總會讓人欲罷不能。畢竟大多數職場人,都希望自己能獲得更多的利益。更何況,能得到領導的助力,會走得更加順暢。

在這裡我們共同探討,上級對下級經常使用的制衡「手段」,其實很多人都在經歷。

1、同質化制衡

領導想要制衡下屬,那就需要讓自己成為裁判員的角色,比如,設置項目組1、2、3……,項目組之間相互競爭。

上級可以支配更多的客觀物質資源,人與人之間,項目組與項目組之間產生競爭,各個項目組之間互不隸屬,但存在競爭,這時領導就處于裁判員的位置。

大家都在爭取各自的利益時,雖然會出現內耗,但內耗本身,就是更加確立了上級的地位,資源的傾斜會獲得更多的利益。

競爭本身不僅存在內耗,同時也會挑戰更高的難度,上級這時也會享受到「水漲船高」的好處。試想一下自己現在的處境,誰能跳出這個競爭圈子?于是「內卷」也就這樣產生了,你不做,別人做,做的人獲得好處,看到別人獲得更多時,自己也參與其中。

2、差異化制衡

公司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流程細化,每項工作都會細分,每個人、每個部門都有屬于自己的職責范圍,再來一個考核指標,人與人、部門與部門之間,就產生了協作。

在協作中大家各司其職的現象存在,但更多的時候是掣肘,上級這時目的也就達到了,因為任何一個下屬都無法做到一手遮天,這樣上級就避免或者減少了被「架空」的情況。

道理很簡單,有人前面做事,有人審核做事是否合規,前面做事的人覺得審核的人吹毛求疵,審核的人覺得做事的總想著打擦邊球。

事實上,大家都沒錯,只是各自的職責不同,市場與生產極少的情況下能達到完全匹配,要麼是生產效率不夠,要麼是銷售量上不去,好不容易匹配了,審核的部門又會發現各種不合規的情況,其實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尤其公司規模越大,類似的情況越嚴重。

只是因為上級為了降低管理,儘量標準化所有的流程,當然那些「特事特辦」的情況,需要上級的協調,這時領導的位置就突顯出來更強的作用。

3、網格式制衡

經常「360°測評」、「民意測評」這些事情,很可能在工作中都沒有任何交集。也正因為沒有任何交集,才能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去評價。

但真實的情況是這樣嗎?既然不了解情況,大家的測評完全是以「上級意志」為轉移,至少上級的態度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畢竟沒人願意在職場爭鬥中作為「犧牲品」。

上級偏愛,或者排斥就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尤其是被上級排斥的人或者部門,很輕鬆就能拿到「低分」,原因很簡單:

①正因為不了解,「上級意志」已經代表了一個態度,大多數職場人都能看懂眉眼高低;

②為了不在職場爭鬥中成為犧牲品,對上級排斥的人或部門,劃清界限,以免「殃及魚池」;

③相互沒有交集,測評時顧慮相對較少。

無論網格式制衡的結果如何,都會有兩種說法:

①上級如果捧的時候會說:大家工作中沒有交集,對情況不了解,不用太在意結果;

②上級如果「踩」的時候會說:正因為在工作沒有交集評價才更為「客觀」,發現的問題一定要加以重視。

結果就是,話語權在上級手中,可以很好地借「別人」之手,實現「上級意志」。

4、隨機性制衡

經常有人用擲硬幣來做出選擇,隨機性制衡與這個道理十分相似,無論正面,還是反面,都是這枚硬幣,結果也只有兩種,看似隨機選擇,但是在規定范圍內的選擇,沒有第三種或者更多的可能性。

職場人的行為準則是「趨利避害」,要麼是趨利,要麼是避害,無論怎麼選都無法逃離這兩種選擇,要麼拋出「魚餌」讓大家爭搶,要麼設置「危險」,讓大家避開。

看似做出了選擇,事實上,根本跳不出這個范圍,無論是追逐利益,還是避開危險,大家的行為總是一致的,在這種情況下,「上級意志」就會體現的更為重要。

至于拋出「魚餌」,還是設置「危險」不在于自身,而在于上級。只要跳不出「趨利避害」的這個圈子,下一步該如何走,完全在取決上級態度。所以,下屬被上級制衡很難跳出圈外。

除非用更高的視角,以上級的邏輯去思考。這就是人們常說的: 向上相容難,向下兼容易。可惜很少有人能用更高的視角去看待身邊發生的事。

寫在最後

職場上,上級制衡下屬是一種常態。道理很簡單,上級考慮三個核心問題,決定了「制衡」常態化。這三個核心是:權力的安全,權力的控制以及權力的延伸。只要把握住這三點,就能以更高的視角看待制衡中,自己處于哪個階段。


用戶評論